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产业资讯 > 产业动态 >

曾伟人:在“一带一路”上留“竹”迹

时间:2020-11-04 09:17来源:未知 作者:卓树理 点击:

       竹子作为一种独特的建筑材料,易于获取且绿色环保。20多年前,一位学船舶设计出生的梅溪人跨行做起了竹装饰、竹建筑设计,为现代建筑增添了一抹亮色。如今,他还将竹子的加工制作技艺带到了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在那里留下了“竹”迹。

  “Hello,where are you from?”对着手机屏幕,63岁的曾伟人一字一顿地念道。“这是我在乌干达时,一位白人朋友推荐给我的学习软件。一有空,我就跟着学几句日常用语。免费的,你也可以试一试。”和记者熟络后,曾伟人向记者推荐道。

  或许是出生于梅溪的缘故,曾伟人最初学的是造船设计,毕业后在造船厂干过几年。因为对竹子有着特殊的情缘,所以后来转了行。“20世纪90年代末,竹建筑刚刚兴起。但那时候的竹建筑中规中矩,缺乏创新。我就琢磨,能不能把自己在船舶设计中所学的结构力学知识运用到竹子上去?”不久后,曾伟人得到了一个给酒店包厢做竹装饰设计的机会。自那时起,他开始倒腾起了竹子。

  竹装饰、竹家具、竹建筑,虽然当时大家觉得新鲜并乐意为之买单,但大多数人心里是有顾虑的。因为在传统观念里,竹子不牢固,且易裂、易霉变生虫。

  为此,曾伟人研究过国内外不少竹建筑案例,并在自己的工厂里做过很多试验。 “我们最先采用的是水煮的办法,煮完发现,药性失效后,竹子照样要生虫、霉变。后来我们又借鉴古代竹简的处理办法,对竹子进行碳化处理。这样既不影响竹子的结构,又能解决虫蛀和霉变问题。但是碳化处理的竹子也有弊端,比方说它加大了弯曲的难度,容易产生开裂的情况。”曾伟人介绍道。

  正如画家们笔下,竹子总是弯曲的才更有意境,竹建筑也讲究呈现竹子的曲线之美。但木工师傅们习惯于传统的加工工艺,对竹建筑的创新把握不到位。作为一名设计师,一个没有实际操作经验的“外行”,如何指导内行的木工师傅呢?曾伟人的办法是多观察。

  “比如一根直径六公分的竹子,师傅在对它进行弯曲时,我就在旁边看着,怎样的程度是弯曲的极限,然后记录下来。设计时,再据此决定曲线的弧度。”曾伟人解释道。

  理清了竹建筑材料本身以及施工工艺的问题,后续的工作便水到渠成了。2006年,由曾伟人设计的作品《水上竹楼》获建设部、文化部设计风格奖、最具个人风格奖;2009年,《竹沙龙》现身深圳、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国际展;2010年,《竹凤凰》亮相上海第九届竹文化节……在安吉,也有不少曾伟人的作品,递铺街道鲁家村、昌硕街道双一村、灵峰街道蔓塘里都有出自他手的竹建筑。

  “鲁家农场的竹建筑是一个跨度10米的竹亭,竹亭中间无立柱,顶上有一个天窗,即便阴天里面还是有光亮的。” 因为兼顾实用性与艺术性,国内慕名前来请教者络绎不绝。

  与此同时,曾伟人也尝试将竹子加工和种植技术输往国外。去年,他与国际竹藤组织加强互动,并为乌干达之行埋下伏笔。

  “去年8月份,国际竹藤组织邀请我们去非洲考察并做演讲。到达第二站乌干达时,一中一英两名年轻人找到我,说他们计划做一个竹林小镇项目,其中包含一个竹建筑酒店、一个竹艺展示中心和一个竹编培训中心,希望我能给他们提供技术支持。听完后,我觉得很感兴趣,便一口答应下来。”今年年初,曾伟人带着经验丰富的木工师傅前往乌干达,为竹林小镇项目设计了一个占地约600平方米的扇形建筑。但因为疫情影响和当地政策的限制,在找寻建筑材料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麻烦。

  “乌干达有低地竹、高地竹和黄金碧玉三种类型的竹子,但黄金碧玉竹极易生虫只能做观赏用。低地竹弯弯扭扭,处理起来比较麻烦。只有高地竹类似我们这里的毛竹,较长、较直,适合做建筑材料。但因为当地禁止砍伐高地竹,无奈只能从坎帕拉附近一片30亩地的低地竹中选取2000根竹子留用。”曾伟人向记者讲述道。

  历时6个多月,等到9月份曾伟人回国时,竹林小镇一期主体已基本完成,只剩内部隔墙待完善。曾伟人说,待疫情结束后,他还要去埃塞俄比亚等更多“一带一路”国家传授技术,留下自己的“竹”迹。

  “我觉得技术掌握在我一个人手中,发挥的作用有限,如果能将它们用到一些贫穷的人身上,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条件和居住环境。”曾伟人说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